映着霞光的脸庞自然地吸引着观者的视线

2018-12-16 15:06字体:
  映着霞光的脸庞自然地吸引着观者的视线

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

7月1日上午,百余名来自江苏、安徽3省的东海舰队预编预备役人员在站台上整齐列队。他们即将赶赴曾经服役的某驱逐舰支队和某潜艇支队,进行恢复性训练。

高玉元的曾祖父名叫高乐群,年仅22岁的他参加革命并于同年入党,随后担任中共黄安县委副书记,黄麻起义爆发后,他是“黄麻起义”的组织者和领导人之一,于1927年12月5日在黄安县城突围中为了掩护战友李先念、郑位山等同志撤退时壮烈牺牲(见《革命烈士证明书》红烈字第0号)。1983年,国家民政部为高乐群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成为高玉元一家珍藏至今的最大荣耀。

秉承先辈的遗迹,高玉元的父亲高德长在18岁时也光荣的入伍参军,在部队期间吃苦耐劳,曾获连奖6次,这是他光荣的象征,1978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退伍”(见《退伍军人证明书》78浙退字第0号)。

曾祖父在革命中壮烈牺牲,父亲是老解放军战士,也激发了高玉元自己参军入伍的渴望。2006年,19岁的他也正式进入部队,继承了父亲的性格,高玉元在部队里刻苦勤奋、任劳任怨,在2007年度被评为优秀士兵”(见《优秀士兵证明书》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部,“2008年被授予上等兵、一级士官警衔。2008年12月在武警8710部队司令部退役”。(见《义务兵退出现役证》武闽退字第号).

我叫谢芳,我是湖南益阳人,我老公高玉元,是湖北黄冈红安县人。我因家庭贫困,读大学时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努力学习曾拿多次“奖学金“、也申请过“国家助学金”、在学校“勤工俭学“等补贴自己的生活费及减轻家庭的负担,而我们的相识是在一次暑假工中认识的,刚认识不到两月,他当兵去了,从此我们也就分隔两地,两年中我们仅靠写信和一周一两次电话联系,还好我们的感情经得起考验,从相识、相恋共经历了5载春秋,2011年5月1日,这是一个我们永远都无法忘记的日子。因为那天,曾经一起为了理想而奋斗,为了感情而执着,一起度过了人生最美的时光。彼此已成为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我们没有房子,没有过多的存款,但是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幸福,因为两个人在一起。

2012年3月2日我们的爱情果实“婷婷”出生了,宝宝的出生无疑给我们一家带来无尽的欢乐和幸福,

女儿2岁多,体质也不好,2014年就曾住院三次。父母都六十多岁,本是以种地为生,仅维持家用。母亲长年胃病缠身,父亲也于2014年10月检查出肝上长了肿块,现也是长期服药。 2014年3月,高玉元和我都进入华润集团工作,他担任生产领班,月收入3000左右,我在仓库工作,月收入2000左右,而夫妻俩也成为整个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现因高玉员患病,父母要带小孩,我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全心全意照顾他,这一下我们家所有的经济来源就全断了

退伍后,我在湖南工作,他在湖北工作,为了我们能在一起,他放弃在家乡发展的机会,我们在同一个公司,从事饮料包装行业的工作。他从一名学徒开始,到车间生产副主管,到车间生产主管。他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2012年公司扩大规模,成为了华润集团的工厂。主要负责生产包装华润怡宝矿泉水。他并担任吹瓶车间主管职务。2014年三月份我们正式成为了一位怡宝员工。加入到了怡宝的大家庭里来。他担任车间生产领班职务,我担任仓管员的职务。

可是就在大家享受幸福的喜悦时,不幸从天而降。2014年9月,老公在湖南省长沙市湘雅附属二医院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当是就是口服羟基脲和打干扰素来维持。刚开始效果还不错,病情得到控制,但已经花去医疗费用近5万元,高玉元病情突然复发,只好转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治疗,经各项检查后确诊为慢性髓细胞白血病急变期,当时血像各项指标一度下降,已达到危险指标。医生建议每天定时监测血像,如果还是下降,则需输血维持。药还是不能停。当时医生说之前的药对高玉元已经产生耐药性了,在这个时候医生在药物上让我们做选择,国产药了还是进口药,国产药一个月3000元左右,而进口药一个月元左右,医生说相对来说进口药疗效更快更好,但是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当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国产药。现如今一直靠药物控制,待血象稳定后方可骨髓移植。经过比对配型后,高玉元的姐姐骨髓半合可以进行移植,但骨髓移植需要50-100万元的费用,这犹如一记晴天霹雳,让我和整个家庭都难以承受。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让高玉元一家人一筹莫展。

得知高玉元身患重病之后,他所在的华润公司为他筹集了2万多元的治疗费用,城关镇政府为他办理了低保,民政局为他申请了大病救助,身边的亲朋好友也不断地为他寄来救命钱,但对目前所需的资金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当村里人得知高玉元患有重病时,乡亲们都陆陆续续前往高玉元家看望他,给他带了温暖,每家每户都想尽点绵薄之力,他一百、几百的。全村人都想帮帮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想帮他度过难关,让他更好的对这个家负责,孝敬他的父母,

1月30日,红安县政府人大代表、村干部等慰问了因病致贫的陈升庙村高玉元家,于当天红安新闻中2:15秒播出了。

同时2月5日红安新闻网又为高玉元在网上发起了求助:见网址一位烈士后代的求助》

2月17日红安阳光新闻05:56秒开始了播放了爱心人士助人心得以及高玉元感谢各位爱心人士捐助采访见网址

大年三十那天,大家都在高高兴兴,团团圆圆过大年时,高玉元因为病情恶化。紧急赶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2月19日来到医院检查,血小板降低到14,必须马上预约输血小板,而预约血小板最少两天,还不一定能约上。当听说可以互助输血小板时,我毫不犹豫的进行了互助申请(前提是正好血型相符)。

2月20日第二天检查血小板降到了7,还好及时输上了为他互助的血小板,但是病情并没有得到好转,门诊没有什么办法,急诊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当时我一下子哭了,身边就我一人,我该怎么办了,我只好打电话给远在外地的姐姐告诉了他们这里的一切,第二天姐姐、姐夫也都赶来了,当时没有告诉父母,怕他们一下子接受不了现状,受不了打击。2015年2月22号专家会诊后建议立即住院化疗,但是住院部没有床位,需紧急转往北京大学航空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在这里再次下达病重通知书。

住院后,医院方面非常重视,立刻通知骨髓检查室,等各个部门马上赶回医院,加班做各项检查,积极配合。当天就做了骨髓穿刺手术以确定病情进展,确定化疗方案

目前高玉元在北京市航天中心医院血液科35号病房34床接受治疗,现在高玉元仍急缺治疗费用,作为烈士后代和军人,他只能求助于社会各界,希望好心人的帮助。众人拾柴火焰高,请您伸出援助之手,为他重拾生命的希望!,帮助高玉元战胜病魔,度过难关吧! 我在这给大家深深的说声谢谢,祝好人一生平安!

天津市宁河区永定塔陵,张英父亲用手擦拭墓碑,众人搀扶搀扶伤心的张英母亲。 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原标题:致命旅行:天津男子涉杀妻骗保3000万背后

12月13日上午10时,永定塔陵墓园,气温零下5度,风很大。

张仁俭搀扶着妻子,脚步踉跄地走向墓地。两位老人的手上,拎着女儿张英(化名)生前爱吃的食物,还有一家人一早亲手包的饺子。站在女儿的墓碑前,母亲汤玉娥猛地跪下,伏着身子失声痛哭,“去泰国后,我们只在微信上聊了几句,没有给你打电话,妈妈很后悔,现在每次看见你的照片,我就很想你,闭上眼睛,也都是你的样子”。

张英不在人世,已经45天了。10月29日,张英在泰国因“溺水”去世。

12月13日,泰国警方初步判定,张英被丈夫张凡(化名)“谋杀”。此前,因为总赔付额预计将超过3000万元,关于张凡涉“杀妻骗保”的消息,引发关注。

目前,天津警方已以“涉嫌保险诈骗”,对张凡立案调查。中国驻泰国大使馆12日1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日前已收到来自死者家属的引渡申请书,“但警方表示,要按照泰国法律办理相关司法程序,已指导家属聘请律师向法院提出引渡诉求”。

面目模糊的“暖男”

张英的表哥王文轶告诉新京报记者,家人在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和天津殡葬协会的帮助下,于11月9日将张英的遗体运回国,“考虑到张英父母的情绪,火化完一直没敢让他们去墓地。”

11月11日,张英的遗体火化,13日下葬。从遗体回国开始算起,到12月13日,正是张英的“五七”忌日。

三个多小时之前的6时45分,由曼谷起飞的国航750次航班,降落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张仁俭和家人一行回到位于塘沽的住所。短暂休整后,与其他亲属一同前往位于天津宁河区的永定塔陵墓园。

在女儿的墓碑前,张仁俭用纸巾擦去眼泪,搀扶着嚎啕的妻子。

2018年12月13日,天津市宁河区永定塔陵,张仁俭为女儿准备平时爱吃的食物和一家人一早亲手包的饺子。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此前,在张仁俭夫妇眼里,31岁的女婿张凡,只是个面目模糊的身影。他们曾经一致认为,女婿是一个“暖男”。

1989年出生的张英,没有多少恋爱经历。在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读书的四年,张英没有谈过恋爱。2013年毕业后,张英回到老家天津塘沽,并被招录为滨海新区财政局的一名派遣制合同工。

张凡大张英两岁。张英毕业这年,张凡已经是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有两年工作经验。

一切似乎都为两人的交集埋下伏笔。两人从事的,都是财务相关工作。张凡与张英的单位隔着一条街,直线距离4公里。

张英家人知道的是,2016年初,张英与前男友分手后,曾告诉家里“不适合结婚”。直到同事介绍的张凡出现,她开始说,自己“想有一个家”。

婚前的张凡,一度颇受女方家人认可,“他不抽烟,不喝酒,工作也稳定,家庭背景也行,重点是关心我闺女。” 汤玉娥说,张凡每天都会接送张英上下班,即便自己迟到也风雨无阻。

2016年5月15日,27岁的张英与29岁的张凡结婚。

张英的表哥薛超回忆,婚礼办得很朴素,只是亲戚朋友间简单吃个饭,敬圈酒。席上,张凡来的朋友不多,人看着“老实巴交”。

婚礼结束后,张凡带着张英去了太平洋岛国斐济,度过5天的“蜜月”。

表哥周洋介绍,蜜月期间,妹妹知道自己怀孕了,此后回国待产。这一期间,张凡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喝水递到嘴边,半夜起来接尿”。

2017年2月3日,张英生下女儿萱萱。

孩子出生后不久,由于照顾孩子方便,以及为新装修的婚房通风等原因,小两口搬进岳父母的家。

在这期间,张凡沉默寡言的形象进一步稳固,“他在家很少说话,每天一下班回来,进屋就吃饭,基本很少交流” ,张仁俭说。

2018年12月13日,天津滨海新区张仁俭家中,夫妻倆正在接受各家媒体采访,张仁俭在一旁沉思听着妻子回忆女儿和女婿之间事情。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蹊跷的“溺水身亡”

10月27日,张凡和妻子张英以及女儿从天津出发,前往泰国普吉岛度假。

这是一趟曾经遭到反对的旅程。家人说,张凡起初提议“去马尔代夫游玩”,但被双方父母否决。“我们都说孩子太小,劳碌奔波,孩子受不了”,汤玉娥说。

直到出行前三天,张英的父母才知道,女婿已经购买去普吉岛的机票。出发前,张仁俭给小两口拿了一万块钱,并叮嘱张英“也不用给我们买东西,你们自己玩好,平平安安回来就行”。

这句叮嘱,成为父女之间的永别。两天后,张英漂浮的尸体,在酒店房间内的泳池里被发现。

手机通话记录显示,9月30日深夜,张仁俭接到女婿的电话,说张英“死了”。

张仁俭说,自己在电话中问女儿的死因,张凡的解释是:吃完晚饭后,孩子去睡觉,两个人便去游泳,没多久就开始下小雨,“他说进屋看孩子去,女儿在外面游,自己在里面睡着了,睡醒后发现人在泳池的水面上漂着”。

张凡告诉岳父,自己过去把人拎上来以后,发现已经“淹死了”。

张仁俭忍住悲恸,问女婿水有多深,得到的回答是“池子有十几平米大,水深差不多没了她”。

对于这一说法,张仁俭感到不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张仁俭说,女儿从上小学开始就会游泳,不明白为何会“淹死”。

家属张仁志一同前往泰国处理后事。其回忆,11月3日,自己和张英的父母曾到过涉事酒店,普吉岛帕瑞莎度假村,但没有被许可入内,“警察跟我们说,酒店内的泳池水深1.4米到1.45米”。

一份由院方出具,并盖有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普吉办事处公章的“死亡证书”显示,张英的死亡时间为2018年10月29日21时,死亡原因是“溺水”。

对于溺亡这一说法,张英的家属均表示不认可,表哥周洋说,自己小学时曾与张英在家附近的水库游泳,表妹的水性很好。

10月31日,张凡独自一人带着孩子,从普吉岛返回天津。张仁俭提出,要和女婿一起返回泰国,去把女儿的尸体接回来。

当晚11时许,张仁俭一行6人前往普吉岛。

转折来得猝不及防。张仁俭回忆,到达泰国宾馆后,张凡进门把门关好,突然跪下磕头。张凡说话时有些颤抖,他告诉岳父母,两人因为闹矛盾,自己对张英“动手了”。他一边跪着哀求原谅,一边交代,自己在国内已购买保险。

张仁俭回忆,自己指着女婿说,“就这点儿保险,换不来我的孩子”。

一夜无眠。11月1日下午,一行人来到芭东医院。汤玉娥回忆见到女儿遗容的场景,“指甲盖都掀裂了,手臂、脖子都有淤青”。

2018年12月13日,天津滨海新区张凡新房,床头还摆放两人的结婚照。 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家属称事先“没有征兆”

因为对酒店管理存在异议,在查看遗体后,一行人来到附近的马卡拉警局( )。

张仁俭说,到警局后,张凡就被警方扣押。半小时后,一名泰国警察告诉自己,“他招了”。

听到这句话,张仁俭只觉得血往上涌,一头冲进审讯室,大声质问张凡,“为何杀我女儿”,面对愤怒的岳父,张凡只说,自己“不想过了”。

由于泳池设在房间内,没有监控录像,在警局内,家属获准观看一段现场还原视频,“警员扮女儿,张凡就把她的头往水里按”。

家属提供的照片显示,张英的右侧肋骨处有大面积红肿,延伸到臀部,颈部发红。尸检报告复印件显示,张英的臼齿部位有手指刮伤,脖子、胸部、手臂均有伤口,长度在1-3厘米,眼膜,脖子、胸部有出血点,两边胸口部肌肉有淤青,第5根肋骨折断,肚子里有出血,肝有淤青并且撕断了,脾及肾两边有淤血。

12月13日,卡马拉警局警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案件)可以初步认定是谋杀,嫌疑人是故意将妻子按入水中让她溺水而亡,然后才松手,然后自己回到房间里去休息,过一会儿再出来看她死了没有,之后才打电话给酒店求救。”

酒店工作人员在泳池边进行急救后,将张英送至医院施救,最终回天无术。

这样的结果,让张英的家人感到愕然。一个月前的8月12日,张英和张凡曾带着孩子,与表哥王文轶一道在一家港式餐厅吃饭。饭桌上,王文轶没有察觉妹夫有任何异常表现,两家人聊了最近的工作,社会的热点,更多的谈话内容则关于育儿。

唯一让王文轶留下印象的,是张凡“爆瘦”,“瘦很多,很明显”。对此,张凡回答说,自己“早上吃饭之后,喝牛奶,加上平时锻炼”,于是就“瘦了”。

饭后,在餐厅门口的一个儿童游乐设施点,张凡穿着墨绿色短裤,与女儿萱萱平躺在充气沙发上,张英用手机将这一场景拍下后,更新了一条朋友圈,配文中写到“爹带娃模式”,并配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对于自己突然瘦下来的原因,张凡也许说了谎。12月13日下午,警方对两人的婚房进行搜查时,在一个白色透明储物盒内,发现了张凡的体检报告单、药费明细表及住院收费单据。

体检单的日期是“2016年12月13日”,检查结果为“糖尿病”,开具单位是天津医科大学代谢病医院。

然而对这一情况,张英家属并不知情,“他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谜,女儿也很少跟家人沟通自己的生活”。

此外,从泰国回来后,张凡的父亲张辉曾在儿子的衣兜里,发现一张去往福建福州的车票,但对此行程,包括张辉在内的双方家人均表示不知情。

2018年12月13日,天津滨海新区张仁俭家中,张仁俭拿出了张凡购买的保险合同,家属称笔迹比对后与女儿字迹不一样。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多份保单牵出“杀妻骗保”指控

将张凡引入舆论漩涡的,是案发前半年内,其陆续为妻子购买的十四份保险,预计总保额将达三千万元,受益人是张凡自己。

张辉在儿子新房的被子里,找到其中的4份保单。保单显示,2018年6月至9月,儿子一共购买4份巨额保险,来自不同的保险公司,保险金额从150万-800万元不等,总价值约1710万元,被保险人为张英,投保人和受益人均为张凡。

“警方还在调查其他十来份保险,估计保额总共有三千万。”张仁俭说。这一数字得到天津警方的确认。

张仁俭说,张英死后,家属调取夫妇名下账户,发现两人所有的银行卡里“就剩几百块钱”。

张凡名下部分信用卡记录显示,从7月份起,张凡几乎每隔两天就有大额消费,每次从1000元到10000元不等。

消费记录显示,张凡多次将大额钱财支付给一家直播平台,仅8月份就转了3.5万元,9月份,其中一张信用卡付款的金额,就超过6.3万元。

塘沽公证处开具的“查询函”显示,2018年4月,张凡贷款60余万购买一套房。

这一贷款记录,让张仁俭觉得奇怪。其表示,房款共计170万元,其中自己家一方出了60万元,男方家掏了超过90万元,“本来可以不贷款,结果还贷了67万”。

夫妻两人的共同好友程艺说,张凡在家里管钱,消费很“舍得”。

2018年12月13日,天津滨海新区张仁俭家中,张仁俭拿出了张凡购买的四份保险和女儿的死亡证明。 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漩涡下的两个家庭

张凡的户籍地址,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一个小区内。张凡涉嫌“杀妻骗保”的消息,已经在这个小区传开。

靠里一栋浅黄色的4层楼房,外观破显陈旧。张凡一家,就住在一楼。婚前,他与父母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

张凡的父母已经离开。12月13日下午,一名中年男子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是张凡父母的远房亲戚,帮忙“看房子”。按照他的说法,早在4天前,老两口就已经搬走。

中年男子回忆,张凡的成长条件不错,“是独子,可能就有点宠,但也不是娇生惯养那种”。

王建(化名)是塘沽街新村社区的一名工作人员,也是张凡的老街坊。在王建印象里,张凡小时候体型微胖,走起路来“会喘”。

按照王建的说法,张凡“恋家”。从小学到大学,到后来工作、结婚,从未离开过塘沽。2007年,他考上天津科技大学,这所学校距离张凡的家,只有两公里。

2011年毕业后,张凡进入一家大型银行的天津分行工作,直到2017年1月份离职。

李欣与张凡是同事,两人认识多年,关系较好。据他回忆,张凡的离职理由是,“工作压力大,很累,想跟朋友创业”。

张凡的离职,瞒着家人。张英的家属说,此前张凡依然每天一早出门,但“具体每天干嘛去了,不知道”。

事发后,张辉曾对亲家张仁俭说,“叫这个恶魔去吧。”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张凡的父母都表示,“已经放弃儿子”。事发后,张家向亲家作出的补偿近300万元。

另外一方,正在寻求法律途径的帮助。张仁俭说,已在泰国聘请律师,并向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递交引渡申请信。

目前,天津警方已经对张凡的电脑及保险单据进行调查,案件正在办理当中。

漩涡下的两个家庭,因为孩子而被连接在一起。

只有20个月大的萱萱,现在住在爷爷奶奶家,由两方父母轮流照顾。“抚养的计划以后再说”,张英的母亲说。

大祸发生后,家人还是看出了孩子的变化。张仁俭说,萱萱以前特别开朗,“你叫孩子背一首诗,她看完以后,就能背出来”。而现在,萱萱经常容易感到害怕,“问她啥都不说”。

直到现在,双方父母也不知道张凡的涉案动机,张英尸体上的伤痕是如何形成的,也依然是个谜团。

一名大学同学记得,张英此前曾说,以后有钱了,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带着孩子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张英曾经表示,普吉岛是带女儿看世界的起点,以后还有机会去南美洲看陆地最南端的灯塔,到非洲肯尼亚看一场季节之交的动物大迁徙,然后等女儿再大些,再一起去冰岛看神秘的北极光。

事发前,张英曾抱着女儿在事发泳池拍照。受访者供图

在留给世界的最后一个背影中,张英左手抱着女儿萱萱,坐在普吉岛度假村露天泳池的台阶上,用右手食指指向天色相接间的落日。

这张照片里,张英的背影,和橘黄色的余晖相映。

新京报记者李一凡

编辑王煜校对王心陆爱英

下一篇:没有了

产品分类CATEGORY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地 址:
电 话:
传 真:
邮 箱: